歡迎您登陸沈陽紀檢監察網!
“專項清理”揪出長達19年國有資產流失案
累計欠繳租金456萬元,相關負責人失職失責被審查處理

  一方聲稱沒錢,欠租不給;另一方不及時主動采取有效方式進行追繳,導致大東區文體局下屬一處公有房屋被欠繳租金、滯納金和占用費共計456萬元,時間長達19年。在沈陽市紀委監委開展的公有房產出租(借)專項清理行動中,這一事件引起大東區紀委監委高度重視,打破建制,調集力量,以“零容忍”的態度迅速調查,對相關當事人進行立案審查或組織處理。

  承租企業 以經營不善為由租金一欠再欠

  20世紀90年代,受經濟環境影響,部分單位紛紛盤活資產,進行招商引資,大東區文體局原下屬單位大東區人民俱樂部就是其中的一員,可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正是這次招商引資,讓自己陷入長達19年被欠債、難追回的困境。

  大東區大北關街63號,面積達2547平方米,是大東區人民俱樂部的一處房產,當時是為職工放映電影的場所。1998年8月,俱樂部與自然人徐某簽訂房屋租賃經營合同,將這里出租給徐某做生意,租期至2013年8月,共15年。

  “由于企業經營不善,徐某一直欠繳租金,而作為俱樂部的法定代表人鐘某以及大東區文體局時任局長丁某,僅僅采取口頭方式催要,并沒有采取有效的舉措追繳。”大東區紀委監委第一紀檢監察室副主任王恩惠介紹說,在欠租未還的情況下,2011年初,當俱樂部與徐某簽訂的合同還差兩年才到期的時候,徐某聯系朋友劉某在該處房產投資并尋求合作經營,經營人劉某在未與大東區文體局簽訂合同的情況下,在徐某經營的項目原址注冊經營酒店。直至2013年8月徐某經營項目合同到期后,兩人均未與大東區文體局續簽租賃合同,而俱樂部房產一直被占用。2013年6月,蘇某接替丁某擔任區文體局局長。2017年6月,區文體局將承租人徐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償還欠繳的租金。從1998年8月至2017年6月,徐某共欠繳租金276萬元、滯納金27萬元、占用費153萬元,累計456萬元。

  相關部門 只是口頭催要無有效追繳舉措

  從1998年至2017年,緣何長達19年的欠款一直沒能追回?是無人追繳,還是有其他原因?在大東區紀委監委,本報記者采訪了當時負責房產管理的大東區人民俱樂部法定代表人鐘某。

  據了解,從1998年簽訂房屋租賃合同起,承租人歷次上繳的租金都存在未足額繳納問題,其中在1998年8月至2012年4月,房產出租管理由原俱樂部主任鐘某負責期間,累計欠繳216萬元。對于欠款,鐘某只是口頭催繳,在2011年劉某使用該房產后,鐘某更為其提供虛假租賃合同,配合其登記注冊工商營業執照。其間2007年8月,俱樂部改制,俱樂部房產由區文體局直接管理。2008年1月,丁某接替李某擔任區文體局局長后,也未采取有效措施進行催繳。從丁某到任后至2013年6月,又發生欠繳租金140萬元的新問題。

  “其實我們催繳多次,但是企業都以經營不善為由拒絕繳納欠款。”鐘某雖一臉無奈,但仍為自己當時的行為感到后悔,他坦言,一方面由于自己的錯誤,導致欠款一直未被追回,讓國有資產遭受損失;另一方面由于法律意識淡薄,在徐某與朋友劉某合作經營時,在法定代表人變更的情況下沒及時與劉某簽訂新的租賃合同,導致租金一欠再欠。

  迅速調查 對當事人立案審查或組織處理

  沈陽市《關于市政府系統機關辦公用房專項整改工作實施方案》中明確規定,出租、出借的辦公用房,在2013年12月底前到期的應予以收回,不得再續租、續借;租賃合同未到期的,租金收入嚴格按照“收支兩條線”規定管理,到期后予以收回。

  2011年8月以后,大東區政府印發相關規定,明確行政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的管理按照資產占有或資產產權單位、主管部門和區國資辦三級管理。區國資辦負責對全區房屋出租進行監管,在原俱樂部欠繳租金問題上存在監管督促不力的責任。

  “2018年3月,法院判決徐某應償還欠款共456萬元,但由于徐某無償還能力,并未償還欠款,且一直處于失蹤狀態。”大東區紀委常委岳強告訴記者,2018年8月,市紀委監委在全市開展公有房屋出租治理專項整治工作,大東區紀委監委加大力度介入調查,區文體局加大催繳力度,2019年3月,劉某代徐某出資400萬元償還部分欠款,其余部分近期將上繳。

  岳強說,大北關街63號公有房屋出租欠繳租金問題暴露后,大東區紀委監委高度重視,主要領導研究部署,對相關當事人進行立案審查或組織處理。區紀委監委決定對鐘某、丁某立案調查,依紀處理。區文體局原局長李某對欠繳租金問題負有領導責任,給予談話提醒。現任區文體局局長蘇某、區國資局局長鄭某對該問題存在監管不力,給予通報批評。對大北關街63號房產自法院判決生效后至今仍存在被占用問題,大東區國資局、文體局抓緊實施房產出租(售)招投標程序,防止國有資產出租收益再次流失。

  問題分析 收繳措施軟弱 上級監管不力

  “這起案件暴露出部分產權單位對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觀念淡薄,責任心不強,收繳措施軟弱單一,主管部門監督不到位等問題。”大東區紀委宣傳部付長松分析道,大東區人民俱樂部作為房屋產權單位應該采取有力措施收繳,然而法定代表人鐘某在任多年,僅僅采取口頭方式催要,對承租人經營不善、效益不好的辯解聽之任之,是導致國資收益長期流失的直接原因。

  區文體局作為俱樂部的主管部門,在俱樂部改制(事轉企)前的1998年8月至2007年8月期間,歷任三位主要領導面對欠繳租金問題,只是提醒俱樂部負責人鐘某積極催繳,既沒有幫助研究解決問題的辦法,也沒有強烈要求俱樂部采取有效措施,領導監督作用沒有落實到位,也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2007年8月,俱樂部開始改制,俱樂部房產由區文體局直接管理。2008年1月,丁某就任區文體局局長,此時區文體局如果借助清產核資之機,認真研究解決欠繳租金問題,就不會使這個問題久拖不決,以致欠繳數額越累越多。2011年4月,在租賃合同未到期的情況下,丁某引進投資人利用俱樂部開辦酒店,區文體局如果借此機會,廢除原承租人的租賃合同,轉而與新投資人重新簽訂房屋租賃合同,促成新承租人履行繳納租金義務,也會使欠繳租金問題得到解決。然而因為失職失責,幾次機會錯過,問題都沒有解決。

  岳強表示,下一步大東區將采取三項措施解決這一問題,一是從正反兩個方面進行教育,壓實主體責任,增強領導干部的責任意識;二是繼續深入開展正風肅紀工作,加強監督檢查,完善制度,堵塞漏洞;三是加大查處力度,今后對類似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將“寬、松、軟”轉變為“嚴、緊、硬”。(沈陽日報、沈報融媒記者 肖春蘋)

19088福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