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登陸沈陽紀檢監察網!
警鐘 | 禁毒大隊長怎能為毒販開后門?

  “我什么都有了,還圖那么多做什么?”這懺悔聲來自廣西靖西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原大隊長黃毅。這位從一名農家子弟一步步成長為黨員領導干部,曾經三次記個人三等功的“禁毒戰士”是怎樣走上不歸路的?

  2004年12月調回縣城擔任治安大隊教導員之前,黃毅一直在靖西公安局湖潤派出所工作。因其常到湖潤鎮街上的銀湖飯店吃飯,一來二去就跟店里的服務員、未婚女子蘇某熟絡起來,不久與蘇某發展為情人關系。2003年,蘇某為其產下一子。

  黨員干部生活作風問題不是小事。事實表明,很多問題的發生發展都是從生活作風不檢點開始的,黃毅的貪欲閘門也從這里被打開。當自己的工資無力支撐自己家庭開支和蘇某母子撫養費時,黃毅開始尋思著利用手中的權力撈點“外快”。

  黃毅從湖潤派出所調到治安大隊后,一些老板便看中了他手中的權力,經常宴請黃毅。此時縣城某餐館的老板對黃毅說,如果能拉人到他的餐館吃飯的話,就會給黃毅10%的提成。真是瞌睡遇到了枕頭,他和該老板一拍即合,把此后別人對黃毅的宴請都安排到該餐館。在2005年至2009年期間,黃毅就從餐館老板那里獲得提成20多萬元,這些錢都斷斷續續送到了蘇某手上。

  當一名黨員干部迷戀情色,離清正廉潔也就越來越遠了,思想道德防線一旦崩塌,貪欲就如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除了蘇某,黃毅還發展了另一個情人農某,而直到接受審查調查時,兩人還一直保持不正當關系。

  隨著手中權力逐步增大,一些諸如酒水、香煙的“小恩小惠”在黃毅看來只是“毛毛雨”,他盯上了禁毒大隊特情經費。2014年7月,靖西縣公安局禁毒大隊申請到辦理廖某非法持有毒品案件的特情費2萬元,黃毅將其中1萬元交給特情人員,私自截留1萬元歸個人使用。此后,黃毅多次故技重施,自2014年以來,他先后從報銷的12起特情經費中共計截留6萬元用于個人日常開支。

  一次次嘗到用公權謀取私利的“甜頭”后,黃毅也在權力和金錢中徹底迷失方向,失守底線,將本該用來打擊違法犯罪的公權力,當作一門賺錢的生意來運作。

  2013年底,吸毒人員鄧某為了長期吸毒不被公安機關抓獲,通過中間人找到時任靖西縣公安局禁毒大隊大隊長黃毅請求關照。

  “如果想吸毒不被公安抓的話,每個月5號前交給我2萬元‘保護費’,還可以在靖西販賣一些零包的毒品。”黃毅說道。從此,鄧某抱住了黃毅這把“保護傘”,自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黃毅先后6次收受鄧某所送的“保護費”共計11.5萬元。

  黃毅不僅充當鄧某的“保護傘”,也對鄧某的其他請求提供相應地“幫助”。2014年5月31日,靖西縣禁毒大隊在楊某家中抓獲一伙吸毒人員,楊某是鄧某的好友,鄧某遂找黃毅幫忙協調。

  黃毅在收下鄧某送來的7萬元“好處費”后,對楊某的妻子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后予以釋放。在楊某被批捕移送檢察院起訴后,黃毅再次毫不猶豫地收下鄧某送的5萬元,并為楊某導演了一出“立功”戲,幫助楊某減輕處罰。

  除了為吸毒、販毒分子開后門、當幫手,黃毅還利用手中職權和關系為走私人員打招呼。2018年12月,靖西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查獲一輛走私凍品的車輛。情婦農某的弟弟受走私老板請托,找到黃毅幫忙疏通關系,放行被扣車輛。在黃毅的“關心過問”下,被扣押的車輛在第二天卸下凍品后即予以放行,黃毅也欣然接受農某的弟弟送給2萬元“感謝費”。

  在一次次權錢交易中,這位曾經的“禁毒戰士”,一步步墜入犯罪的深淵。2019年2月,黃毅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立案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19年6月,黃毅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黃毅在懺悔書中悔不當初,只是這樣的后悔對他而言已然太晚,唯有以其前車之鑒警示后來人。(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喻大偉)

19088福彩开奖结果